与世界擦肩而过

记了好久的宽汤免青之类的切口也没用上,学逯耀东先生把大肉埋在碗底,虽没见肥肉化去,但是滋味亦美。在满城桂香馥郁之时,遇见美好。

朱鸿兴,枫镇大肉面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与世界擦肩而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