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世界擦肩而过

故地,重游



蓝天白云一如当年,只是不太有机会看到可以下一整天的瓢泼大雨。

夜晚在海边慢跑五公里,海风的咸腥味不时传来,混在潮热的气息中,钻入身体每一处毛孔,生生逼出汗如雨下的场景,让人记住这是潮湿闷热的热带六月。远处圆月硕大如金盘悬空,海水微澜,光带逶迤,配着海浪拍打礁石的节奏声响,仿佛一首有韵律的诗。玩单车的人甚众,十有八九都装上了绚丽的发光配饰,抬眼望去,黑暗中如同流萤飞舞,五光十色的光束一闪而过。

跑完后在阴暗处歇息时,热带浓郁的植物气息钻进鼻子里。在这羊蹄甲和龙船花盛放的季节,夹杂着鸡蛋花清新淡雅的香味。那是溽热潮湿的气息里草木的青涩味道,混杂圆润温柔的清甜气息。那是多么熟悉的味道。

几年前还在深圳的时候,在每个不下雨的夜晚,摘掉眼镜,iPod开到shuffle,在几乎无人的大学城院子里,沿着空无一人的道路,路灯昏暗,视野模糊地跑一个来回。一路上除了音乐和虫鸣蛙鸣,便是这般浓郁的热带植物的气息。

还好,这个日新月异的城市,总归还让自己有迹可循地可以稍稍怀一下旧。

晚上去了心心念念已久的老石。新迁店址,却没有做宣传,以往等位的盛况不再,到了饭点儿却还有不少空座。以为找错了地方,绕了一圈穿过不少小叶榕荫蔽的街道,看到南山天虹时,方才记起确实是这条路。在这条路上的某个雨夜,还买过路边大娘的黄皮果,所谓南方水果的猎奇之一。

点完菜被服务员数落,3个人点了19个菜,说怎么可能吃得完。不过最后确确实实是吃完了。味道基本还是6年前的味道,颇为不易,只是辣度妥协了很多,基本只是照顾了普罗大众的口味,有些小小失掉特色。饮料也没有了特色的绿豆沙,但是赠送冰粉,聊胜于无。所以不知是自己口味提高了,还是他确实有些下降,已经没有当初吃到时的惊艳感觉了。

昨天去到海岸城。当初从西丽过去需要晃荡一个多小时公交车的地方,从酒店走过去也就15分钟。它已经从一个单体的mall扩展为一个巨大的complex,像迷宫一样。当初在平台层常去的巴西烤肉已经关掉,满眼mall里面熟悉的店铺只剩江南厨子了。当然,这种商业化的地方自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不适合再感叹物是人非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与世界擦肩而过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