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世界擦肩而过

故地,重游

蓝天白云一如当年,只是不太有机会看到可以下一整天的瓢泼大雨。

夜晚在海边慢跑五公里,海风的咸腥味不时传来,混在潮热的气息中,钻入身体每一处毛孔,生生逼出汗如雨下的场景,让人记住这是潮湿闷热的热带六月。远处圆月硕大如金盘悬空,海水微澜,光带逶迤,配着海浪拍打礁石的节奏声响,仿佛一首有韵律的诗。玩单车的人甚众,十有八九都装上了绚丽的发光配饰,抬眼望去,黑暗中如同流萤飞舞,五光十色的光束一闪而过。

跑完后在阴暗处歇息时,热带浓郁的植物气息钻进鼻子里。在这羊蹄甲和龙船花盛放的季节,夹杂着鸡蛋花清新淡雅的香味。那是溽热潮湿的气息里草木的青涩味道,混杂圆润温柔的清甜气息。那是多么熟悉的味道。

几...

夏日散记(复)

十三

芙蕖。

酒店背后有一弯小池,依地势而走,呈肥硕的山字形。水中散植荷花、睡莲与水烛,时近八月末,想来花期渐尽,未见一朵盛开,俱是花苞和嫩小的莲蓬,以及散落一池浮于水母的花瓣,或红或白。所以远观之,颇有水面清圆的意味,花苞莲蓬和它们倒影的一上一下,也有些疏郎的意味。黄昏时淡淡的蓝紫色,倒也适合这有些凄凉的境况。

水虽浑浊,依然可见红锦鲤三两游戏,鱼戏莲叶东,鱼戏莲叶北。周遭颇静寂,细听之下,还可以听到鱼吐水时的声音,只是声不成章。









最早记得荷花,是有一次暑假下午被院儿里的大孩子带出去挖东西吃。先去了红薯地,刨出来尚小的红薯,洗也不洗,在衣服上擦擦干净就吃将下去。对于生红薯尚存疑虑其实还念想着烤红薯香...

岁月流逝,来日可追

任达华抱住摇摇晃晃的霓虹灯修理,背后听到吴君如站在梯子上,一边用力地刷红台风后被蹭去颜色的招牌上的“罗”字,一边用力地讲出“总要信”,一遍又一遍,眼中噙闪出泪光。看到此处,自己也不禁鼻头一酸,流下泪来。

岁月作为文学的主题多是两种,一是治疗伤痛冲淡苦忆的灵药,二是青春易逝韶华难留的喟叹。但在电影里它应“神偷”之名,是拟人化的小偷,偷走了进二的天真无邪,也偷走了普通人的幸福。罗家是极普通的一家人,父母努力经营一家鞋店,供孩子上好的学校,想要自己的生活更加幸福。房子该是违章建筑,面积也就十几坪,狭小而少有容身之处。阁楼上都直不起腰,还住着两兄弟,吴君如任达华大抵就睡在鞋店关门后的柜台后面。...

©与世界擦肩而过 | Powered by LOFTER